• 
    

    <nav id="io5dq"><listing id="io5dq"></listing></nav>

       
      任正非內部講話支持關閉華為私有云,不能再走業軟失敗的老路
      來源: | 作者:網絡 | 發布時間: 2020-05-16 | 2058 次瀏覽 | 分享到:
      華為要關閉私有云了?

      這則消息在業內炸開了鍋。消息援引任正非的講話稱,“這次徐直軍關閉了GaussDB,關閉了私有云業務(包括線下的大數據存儲),我是堅決支持的,責成侯金龍完成。”

      而任正非之所以下決心關閉私有云,是因為“過去按客戶定制,限制死了我們的能力,一個個小的軟件包,不可復制,不可拷貝,不能重復銷售、多客戶共用。業軟走的失敗道路,我們堅決不能再走。”

      然而,根據從多位知情人士處獲悉,外界對華為關閉高斯數據庫和私有云業務或許存在一定的誤解。

      競爭對手已開會討論

      “上周我們就在內部開始討論,如果有部分華為私有云市場空出來,我們怎么去接。”一家云公司創始人對說,“這個消息對所有做云的廠商來說都是好事。”

      但這位行業人士也澄清說,根據他獲得的消息,華為并不是不做私有云了。

      “你可以這樣理解,第一,華為一定要做公有云;第二,華為想做出一個混合云模式,如果有客戶愿意把私有云托管,不自建數據中心,或者在自己的機房部署私有云,由華為提供遠程代運維,做成混合云,華為可以做;第三,以前傳統那種在企業內部搞私有云的模式,好像華為確實不愿意干了。”他進一步解釋說,“這是因為傳統私有云,客戶定制開發太多,各種版本、各種維護,到頭來還不掙錢。”

      這位人士分析稱,華為以前做過業軟(業務軟件),為運營商開發軟件,“其實生意不小,一年幾十個億,但這塊定制化太多,不掙錢。后來業軟華為慢慢就不做了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”

      他認為,華為這套新思路,理論上講,只要堅持走,生意也不會小,而且會干得更輕松,利潤也更高。但這牽扯到一個信任問題。托管和代運維,都需要雙方的充分信任。如果沒有這種信任關系,客戶心里會有疙瘩。

      如果產生這樣的疙瘩,就會有部分客戶做出新的選擇。他聽說業內的云廠商都在摩拳擦掌,準備爭奪該市場。華為最近失掉了一個單子,大體情況就是客戶期望私有云還是按照傳統的方式,不接受遠程代運維的形式。

      另一位云計算人士認為,華為這次做出了一個選擇。因為傳統私有云有很多安裝部署、運維升級的問題無法解決。為此,去年業界有提出新一代私有云的說法,核心是解決在線升級、功能不斷進化、支撐好新一代PaaS、對接多云等問題。而業內其他云公司能否替代華為的一些市場,他認為,從長期看一定是方向正確的產品,而不是有空檔空出來就能填補。

      而談到華為的高斯數據庫,它一度是國產自研數據庫的一個代表作。有分析稱,因為華為期望像微軟、甲骨文那樣提供標準化、可規模化復制的產品,而不是現有定制化的產品,也做出了停掉線下數據庫的舉動。

      “數據庫完全可以做到標準化、可復制,只是高斯現在還不成熟,因為數據庫這樣的產品短短幾年是不可能成熟的,因此高斯的很多定制化,其實是在修改Bug。”一位數據庫人士解釋說。另一位數據庫人士則表示,像甲骨文是用了10年時間,才磨出相對成熟的產品。華為高斯仍需要時間。

      獲悉,華為內部對高斯300與高斯100做了PK,高斯300基于開源,出于對未來安全性考量,華為保留了自研的高斯100,已重新命名為高斯T。而另一個數據庫產品高斯200,更名為高斯A。兩者都向云服務模式牽引。

      “你們是不是炒作?”

      “標題黨真的很嚇人。今天客戶都來問。我自己看第一眼也被嚇到了。”一位華為私有云員工對說,看到那篇文章,一些客戶和潛在客戶向他表達了擔憂,像工行這樣之前已經了解這次變革的客戶,今天對應的銷售同事去溝通時,也反過來問他們,文章是不是為了5月15日的混合云發布進行炒作?

      “其實不是關閉私有云,是公有云和私有云團隊整合,并且是公有云牽引私有云的發展。”他說,去年底公司就開始在內部預熱這件事,“畢竟這是一個很大的調整,挺傷筋動骨的”。

      他回憶說,今年2月左右,內部關于這個規劃有了初稿,到了4月下旬有了完整定稿。之所以拖了這么長時間,是對用戶的一個整理。因為這樣的調整不僅要涉及現網用戶如何維護,還有私有云客戶如何往混合云上去演進,有個產品生命周期的問題。

      “我們之前已經跟客戶在溝通了,但這里面涉及數據安全、建設模式,客戶感受到一種挑戰,一開始解釋這個事情還挺費勁的。”他繼而說。

      一位公有云部門Cloud BU員工對說,其實,從2019年開始,私有云就開始和公有云團隊整合。

      在Cloud BU成立之前,私有云已經是華為的優勢業務。2018年夏天在接受專訪時,華為云業務總裁鄭葉來曾說,華為私有云本身就有一定競爭力,簽單很快,隨便做做就是幾億美元,如果當時把私有云跟做公有云的Cloud BU合起來,所有的銷售都想賣私有云,因為來錢最快,這樣公有云就做不起來。

      “當年我成立Cloud BU一個核心的業務設計,就是讓Cloud BU沒有退路。我認為云最終都是走向公有云的,無論如何也要把公有云做起來,華為在云這塊才會有前途。”鄭葉來解釋,因此在成立公有云業務部門時,他自己并沒有帶私有云團隊過去。


      為什么華為要在此時做出這樣的調整?

      事實上,在華為內部,早有公有云和私有云的紛爭。在2018年12月,一篇名為《#華為云#聽從你心,無問西東》的熱帖在華為內部的心聲社區引發了討論,帖子最后還被總裁辦郵件轉發。

      這篇帖子吐槽,在華為,明明做的是同一個產品,公有云和私有云是兩撥人在做,不僅極大地浪費人力,而且很容易導致同一款產品發展方向和目標不一致,不僅自己人崩潰,也會讓客戶崩潰。

      這位員工舉例說,有一次與一位北京互聯網客戶交流。客戶核心的決策和技術層人員一共3人,結果華為公有云、私有云重復去了十幾個人。最后一天時間,私有云團隊這邊給客戶針對云的建設、管理,包括跟客戶系統對接討論了一整天。公有云團隊也同樣準備了IaaS、PaaS、安全、EI等掃盲類介紹,完全就是打了一天醬油。

      “一直很無語,Cloud BU和IT私有云明明是一對孿生兄弟,但在銷售、市場側無法形成合力,甚至還互相阻礙。”

     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,做私有云部署時的一些定制化 ,讓華為變得有些被動,面對各行各業的客戶提出的訴求,研發只能被牽著鼻子走。任正非本人也看到了這種定制化部署的弊端。

      在華為有個傳統,非常看重一線作戰部隊,但一線人員也會經常拿著客戶需求回來要求研發做這個、做那個,研發被一線牽著鼻子走,導致產品版本過多,業軟就這么被“搞死”了。

      一位華為員工對說,前段時間任正非對中央軟件研究院有一個座談,他看了座談紀要,理解老板的意思是,華為要吸取業軟失敗的教訓,研發要有自己的主心骨,有世界級的架構師,有自己清晰的產品規劃、迭代演進路線。

      他說,任正非舉了微軟的操作系統office辦公軟件、甲骨文數據庫、SAP的例子,說他們都是大公司、大平臺加生態合作伙伴的方式。他把這一類的軟件叫做生態軟件,有生態伙伴去滿足定制化。

      “老板說,大公司要做大公司的生意,這類軟件不可能去滿足所有客戶的個性化需求,我們現在賣的軟件要可拷貝、可規模化復制,不能再去一個一個的去做一些定制化的開發。”為此,任正非特別支持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關閉高斯數據庫,責成Cloud&AIBG總裁侯金龍限期整改。“我想是不是說把線下高斯數據庫這種版本定制化關閉掉,然后把數據庫搬到了線上,走云數據庫的方式?”

      一位員工確認確實是走云化數據庫的模式。

      “現在時機到了。”一位華為員工認為,疫情加速了變化,疫情期間,私有云客戶也有了在線實時升級、遠程管理的需求,同時,也要用到公有云上人工智能、區塊鏈和高斯數據庫的高階服務,因此,云要統一。

      不是最終版本

      對于這次華為云的調整,合作伙伴們有著更敏銳的嗅覺。

      早在去年,一位合作伙伴就已經知道華為內部在做調整,因為他發現,無論它的組織,還是對今年定的一些業務方向,都已經發生了變化。

      “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必然的趨勢。原來華為把私有云放在IT產品線,公有云放在Cloud BU,光是云的研發就有好幾個部門在做,現在整合到一個同源的版本上,不在非戰略點上浪費資源了。”

      該人士分析,華為整個還是在走云管端,現在的云更強調算力的變現形式,所以鯤鵬體系出來以后,華為的核心是對標英特爾做芯片以及芯片圍繞的生態,云只是它實現算力的一種手段。所以將來,華為是用公有云加混合云的模式,一套版本去應對不同的應用場景,不再說針對專門的私有云維護原來的傳統。

      “比如原來自建的私有云,用的是華為虛擬化軟件,今天私有云版本就不更新升級了,但如果你還要建一個自己的云,又非要用華為的產品,就可以選它的混合云。混合云的版本,將來要彈性到公有云上,架構能很順暢的對接。但是用原來私有云的版本,就做不到這一點。 ”

      在他看來,這樣的變化,對合作伙伴而言,一方面拉動華為資源會更順暢,會根據客戶的需求去選擇產品,另一方面產品的演進會更高效一些,如果有那么多的版本,將來升級起來也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,維護效率也不高。

      華為的組織架構一直在調整中。今年1月,華為Cloud&AI就升至華為第四大BG,與華為消費者BG、運營商BG、企業業務BG并列。這個BG中陸續融入了包括Cloud BU、計算產品線、數據存儲與機器視覺產品線等業務。而在從去年到今年的業務融合中,IoT、私有云等陸續融入Cloud BU。

      在這次組織架構調整中,一些人也在討論原來企業業務BG與Cloud&AI BG的分工。一位合作伙伴稱,原來企業業務BG屬于客戶界面,銷售在這個BG來做。而新成立的Cloud&AI BG,負責整個產品研發、交付到服務。“當然,現在也不絕對,還有些重疊”。比如,一些針對行業的研發,負有銷售職責的企業業務BG也在做,而一些銷售工作,Cloud&AI BG也有。

      而多位華為員工稱,目前組織架構調整還是一個過程,肯定不是最終版本。
      亚洲三级片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电影影院 - 品赏网